第一卷 兄弟,兄弟 第一三四章 这要求过份吗【1 / 2】

苇编三千绝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广州小说网guangzhouyito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给本少叫本少亲吗?”

萧春脸煞气闪,却蓦股沉重至极压力,哪儿渗透,直迫

神奕商场门做,怎捣乱?谁敢神奕商场

萧春却“俊杰”,察觉股压力,满脸煞气立半,哈哈笑:“神奕商场真方!公平竞争。”

“公平竞争?怎公平竞争?”张弃皱眉头,冷冷。买件衣服麻烦,郁积团怒火,神奕商场

“买东西嘛,价高者件战衣标价八千两黄金,本少八千两黄金买它。”

张弃冷笑声:“算盘打,神奕城听见吧?衣服已经八千两黄金,怎原价白嫖?”

葛洋已经,先两黄金,哪

萧春脸煞气闪,神奕商场却实勇气,毕竟台。强压住怒火,阴冷:“,本少八千百两黄金,钱才件战衣穷光蛋,立马给老滚蛋!”

张弃本犹豫,毕竟战衣需八千两黄金花钱。萧春句“穷光蛋”激怒,气将袖捋,:“?哼,八千百两?八千二百两黄金,姓萧跟?”

“跟,跟?八千五百两!”

“八千八百两!”

“九千两!”

“九千五百两!”

间,两竞价声响彻厅,引者旁观。

,哪场比试?”

萧春啦!,名见经传,穿破破烂烂,萧春叔父金丹境叔父吗?”

萧春,金,比走狗屎运!”

“哇,萧春长帅,铨,回头该怎办呐?”

“凉拌,!”冷笑者奚落花痴两句,:“反正思,注吗,买萧春竞件白锦战袍,赔率点零五;买,赔率赔五。怎,哥注吧,答案,揭晓!”

,做聪明啊。送钱给押萧春胜!”

带头跟,很快注,却例外,买萧春赢

萧春名字已堆黄金、白银,张弃空空,什

简直场并公平赌。

“俺买,俺买,俺买。”瘦弱孩挤翼翼堆金锭:“俺买……买赢。像叫‘莫法’,两千两黄金,全买赢!”

堆金锭,莫愁刚刚才葛洋,算支付部分定金

“哟,终送钱!”悔,居买张弃赢,眼血本亏,送钱望,千恩万谢送别莫愁,回头,张弃二劲,白锦战袍价格,已经飙升万两千两黄金。

价格哄抬步,张弃刚卖七万两黄金回啊,东西呢。关键钱,完全余花

步,退缩,少气盛容许,丢啊!

,试探价格,被揪块肉似疼痛:“万三千两!”

萧春气急败坏,,立马叫:“万五千两!”

全场片哗

万五千两黄金,万五千两石头,够买品玄器吧?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